• 推荐
  • 点赞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6章 第 26 章(1 / 5)

    王燃和蒋贝贝这才知道, 这里的资源远比他们预料的要好。

    因为现在天还热,那些垫在床上被压得扁扁的棉絮都收了起来,剥好的棉花放在小仓库的陶缸里, 没剥的没位置放了,堆积在于木阳那边的竹屋里,那架小纺线车因为一直用不上,而收在夏晴睡着的那间竹屋中。

    王燃和蒋贝贝刚来, 也没好意思眼睛到处瞟,堂而皇之地打探, 所以他们不知道不仅这仓库里收藏了大把的棉花,还有这竹屋的纺线车已经生了尘。

    李寸心这几人有材料,没技术, 曾尝试用棉纺线, 虽不至于完全没有头绪,但总不如人意。

    蒋贝贝不知道,他们等的就是她,没有资源供给的纺织天赋是鸡肋,而蒋贝贝欠缺的这一块李寸心给她补上了, 她的天赋就是防寒保暖、也是现代人心里的体面尊严所必需, 是衣食住行不可缺少的一环。

    蒋贝贝被外边于木阳的吼声吓了一跳,等到李寸心他们笑着向她解释,他们是如何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她。

    她脸颊通红,同时心底像着了把火,把阴冷彷徨烘干,暖温明亮踏实的心房迎着朝阳, 她心底有多热切, 热切到现在就恨不得织出布匹, 给每人做出新衣来,想看到众人换上新衣时惊喜的笑,以此来回应众人的礼遇。

    众人吃过饭后,夏晴便将那台小型的纺线车抱了出来,擦干净灰尘,握着手摇杆转动轮子,见还能用,便交给了蒋贝贝。

    李寸心端了盆棉花出来,棉花已经剥干净了棉籽,但雪白毛躁的棉絮里还掺杂了不少枯碎的叶片。

    众人都围到堂屋前的院子里来,想看看蒋贝贝怎么纺线。蒋贝贝温柔地笑着,将垂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拿着众人梳头发用的木梳子,梳理着棉絮,将那些枯叶择出来。

    王燃用竹子和李寸心等人收存的动物肌腱拧出的绳做了个简单的弹花弓,他将梳理好的棉絮倒在堂屋的木桌上,铺好之后,便将弓弦至于上方,用木槌一敲,弓弦颤动,嗡嗡作响,卷起棉絮。

    王燃心里一热,眼里莫名酸楚,喉头蠕动,禁不住唱了一句,“弹棉花啊——弹棉花——”触动乡情,他的声音在末端时清亮不再,变得喑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优秀作品推荐

书页